歡迎來石家莊麥卡傳媒有限公司網站瀏覽!!
全國銷售熱線17303313139

從瓊州影像到國際電影節,海南島的“電影生意”好做嗎?

從瓊州影像到國際電影節,海南島的“電影生意”好做嗎?

從瓊州影像到國際電影節,海南島的“電影生意”好做嗎?

從北京到上海再到海南三亞,國內的國際電影節再添一城。

今年是海南島建省辦經濟特區30周年,國家也在4月支持其成為自由貿易港,外界對這個新生的電影節更加好奇。這個年輕的電影節有老牌國貨冠名,約翰尼·德普、阿米爾·汗、朱麗葉·比諾什等國際一線明星助陣,年輕導演也前來一探究竟。

評判一個電影節能否持續發揮影響力,主要從它的地域特色(交通和環境)、對青年導演的認可度、對實際拍攝電影的助力程度來看。當北京、上海紛紛鉚勁要沖國際A類電影節、First青年影展扶持青年導演、賈樟柯以個人IP撐起平遙電影節、各地區以官方之力舉辦地域性電影節時,海南島電影節的“國際”分量究竟如何?

地域與電影的緣分

此次海南島國際電影節的舉辦地是海棠灣,位于三亞市東北部海濱,距三亞市區28公里,南面與亞龍灣國家旅游度假區毗鄰。交通的大力開發,讓三亞的美早已能便捷地被世人欣賞。

北京、上海因為歷史的原因,與中國電影一起成長。平遙因為賈樟柯的鄉情,成為其電影里情感的寄托,并揚名海外。將視野從海棠灣放大到整個瓊州半島,可以看到,海南也是和電影有緣的。

1959年,著名導演謝晉為拍攝《紅色娘子軍》遍尋海南島,最終這部影片載入了中國電影史冊;馮小剛的《非誠勿擾 2》借助熱帶雨林、吊橋、黎族苗化等海南特色文化,讓愛的思考在綺麗的風光中沉淀。其后來推出的《私人訂制》囊括百年歷史的南洋風格騎樓建筑,還有鐘聲繚繞的定安文筆峰、陽光明媚的海口觀瀾湖黑石球場、潛水勝地蜈支洲島等地標性景觀;軍事大片《沖出亞馬遜》也將取景點搬到海南尖峰嶺原始森林,仙氣十足……

北京、上海的電影節確實能乘國際大城市的春風,召集各路人馬,讓高光頻顯;平遙以自己特有的西部特色,用古城和漂泊的青年征服了文藝青年;即使西寧這個城市近年來完全被“茶卡鹽湖”代言,但因為First青年影展,這里總能聚集到一幫熱愛電影的人。

內陸電影節長于宏達的場景和氣勢。而海棠灣無需贅飾,熱帶風情十足。且因為有很多少數民族聚居,這片面積不大的海灣,又多了幾許民族和異域的風味。“填補了國內各類大電影節在環境和地域特色上,能給予來賓很多舒適體驗的空白。”青年導演楊子與《首席娛樂官》分享了他此行的直觀感受。

但地域特色是招牌也會是掣肘。像北京、上海的國際化標識,已經在影視作品中成了固化的表達,不免讓人乏味。平遙雖然有著電影宮、市集風貌、古城遺韻,但賈樟柯才是最大的號召力。而海南,不僅還未達成國際性的影響力,且缺少像賈樟柯一樣的電影人成為地域的IP。

雖然在電影節上,推出了“全國拍攝景點推介大會”和“星光扶貧”政策,去提升景區知名度,以及帶動貧困地區的經濟發展。但其實更為重要的是找到海南的“代言人”,讓他們用電影為海南背書,這樣才能吸引更多的專業電影人士、資本涌入其中。

據悉,截至2017年12月31日24時,海南省2017年度實現電影票房4.91億元,比2016年的3.83億元凈增1.08億元,同比增長28.19%。且今年公布的《2017年各省市電影票房收入人均排名》中海南排名第6,市場潛力巨大。

且首屆電影節便確定了“全年展映、全島放映、全民觀影、全產業鏈”作為目標,展映了諸多國際國內作品,展映影片的票價均價在120元,消費合理。小官發現每一場的上座率都比較高。

但市場寒冬仍舊未散,截止記者發稿,今天海南票房最高的影院是星軼IMAX影城,位列全國100位之后,不及內地非省會的恩施市影院。電影節之后,本土觀眾對于電影的支持度會怎樣,還不得而知。

國際大師和青年導演,能通過電影對話嗎?

電影節都必須是星光熠熠的,海南也不例外。

國內方面,有成龍、郭富城、惠英紅、張震、趙薇、蘇有朋、鄭愷、陶虹、王力宏、朱一龍等老牌或新生代明星。國際方面,則特意設置了“大師嘉年華”單元,迎來了土耳其國寶級導演努里·比格·錫蘭、“杰克船長”約翰尼·德普、“法國文藝片女王”伊莎貝爾·于佩爾、印度影星阿米爾·汗、大滿貫影后朱麗葉·比諾什等重量級電影人與大家分享他們的從業經驗和電影情懷。

在表演上,工業化制作體系訓練過的約翰尼·德普給出了值得當下諸多流量演員思考的建議:“演員要善于觀察,觀察人們的言行舉止,像一塊海綿一樣吸收,當你再面對鏡頭,甚至面對自己的生活時,才能變得更加自如。”

“我是一個創作者,要對觀眾負責。我選這些劇本不是因為題材,而是因為它們都是好故事。當我們談論這些社會問題的時候,要帶著愛去說。”被譽為“印度的良心”阿米爾·汗近年來用《摔跤吧!爸爸》和《神秘巨星》打動了中國觀眾,他在創作上的堅守或許能給猶豫的電影人以鼓勵。

但請大師來,不能是自說自話的狀態。雖然電影節中,有青年導演論壇,其中不乏有憑借《老獸》馳騁金馬的周子陽;通過《天上的孩子》拿下第42屆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處女作獎的許磊;執導《喊·山》并參加了北京、上海、迪拜、釜山國際電影節的楊子;憑借《有人贊美聰慧,有人則不》榮獲金雞獎兒童片獎的楊瑾。但即使有大師、有推介,但凜冬的影響還很大,諸多青年導演都沒有收獲資金支持。

似乎扶持青年導演是一個頑疾。官方力量舉辦的“青蔥計劃”舉辦了三屆,除了激起過水花的《提著心吊著膽》,其他的都略顯黯淡;首屆平遙電影節頒出的“添翼計劃·發展中電影榮譽”一直還在“發展中”,不見項目動態;BAT推出過的“Next idea”、“A計劃”、“早鳥計劃”等都未見驚艷之作。

誠然如“First青年影展”鼓勵了許多青年導演做出自我的表達,讓中國電影更為多元。但作者式的表達和市場反饋并不沖突,忻鈺坤之外,不知道誰還能在First中炸響?反而是通過劉德華扶持計劃走出來的寧浩,近年來發掘了導演《繡春刀·修羅戰場》、《我不是藥神》等爆款作品,叫好又叫座。

隨著中國電影產業化的飛速發展,越來越多的青年人有機會拍攝自己的影片,導演的誕生途徑不再只是從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畢業一種,徐崢、吳京、韓寒等演員跨界導演,文牧野、楊慶等新生代導演初次執導便驚艷市場……新導演、新編劇、新演員、新電影技術專家等“中國電影新力量”不斷涌現。如何讓這些“新力量”在流量之外,能有更多切實的幫扶,還任重道遠。

可能扶持計劃會因為各種原因不能達到它所期許的功效,但導演楊子仍很期待,認為有機會接觸到自己喜歡的導演和演員便是最大的收獲,“中國年輕電影人的作品又多了一個在本土就能被世界看到的出口”。

政策利導下的電影產業

一直以來,海南就在落地簽證、服務業開放、航權開放以及國際航線開辟等方面都保持著與時俱進的拓展。2000年,海南率先實行落地簽證政策。2016年,海南成為全國首批服務貿易試點省份。2017年,海南進一步拓展國際航線至56條。

雖然海南一直有國家的政策扶持,但仍舊是今年4月,國家支持海南全島建立自由貿易試驗區的決策影響更為深遠和巨大。

所謂自由貿易港,通常是指設在國家與地區境內、海關管理關卡之外的允許境外貨物、資金自由進出的港口區,外方船只、飛機等交通運輸工具也可自由往來。目前,我國內地城市中尚無自由貿易港,只有去年3月印發的《全面深化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改革開放方案》提出,在上海的洋山保稅港區和上海浦東機場綜合保稅區等海關特殊監管區域內,設立自由貿易港區。

有分析指出,待海南建成自由貿易港,按照全島3.5萬平方公里的范圍計算,將遠超1000平方公里左右的香港和新加坡,以及不足4000平方公里的迪拜,成為全球最大自由貿易港。

經濟向世界的高階邁進,那對影視產業的發展也有著極大的推動力。

首先,經濟的強大,會對國際頂尖的制作團隊有足夠強的吸引力。而且在對標國際后,海南的交通還將更加便捷。隨著經濟的注入,也會提升電影的硬件設施和高精尖技術,能助力拍攝各類有視覺奇觀的大片。

不容忽視的是,稅收政策更是一大利好。在影視公司爭相駐扎無錫、橫店、霍爾果斯時,海南則在慢慢提升吸引力。2012年,馮小鞏在海口創建電影公社,其的文藝片巨制《芳華》便在這里拍攝;長影海南“環球100”主題樂園也在2015年于海口開工。

2016年,海口市政府正式下發《海口市扶持影視產業發展暫行規定》:

1.在海口市攝制期間所發生的所有費用,據實給予20%的獎勵;

2.在海口市新注冊登記的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影視企業,最高給予500萬元補助;

3.個人所得稅、城建稅、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市級留成部分按100%給予獎勵;

4.對于影視編劇、導演、制片人、演員等,海口給予個稅減免政策,按照其所繳納的個人所得稅市級留成部分,兩年內全額給予獎勵。

5.若反映海口題材或講述海口人物、故事或宣傳展現海口的電視作品在省級衛視以上黃金時段播出的,每集給予2萬元獎勵,最高不超過100萬元;電影作品在全國公映的,每部給予50萬元獎勵。

同時,租購房補貼、貸款補貼、出口獎勵等等都數額不小,只要新注冊登記,最高就能領到500萬的資金補貼額。目前已在修改完善《規定》,新增了對微電影和網絡電影的扶持措施,計劃2019年開始施行。

作為東疆門戶,海棠灣的椰風、海韻足以讓人們陶醉。如若海南島國際電影節讓海南這一“天然攝影棚”,成為深度聚焦電影、對話國際市場的平臺,著力提升電影拍攝、導演扶持、項目投資等方面的話,這片海灣才能與電影真正相互賦能,“電影生意”才能好做。


來源:本站 時間:2019-01-09 12:07:09

? 2017-2018 版權所有 石家莊麥卡傳媒有限公司 Sitemap
技術支持:百成網絡

咨詢熱線:17303313139

超强三人组APP下载